大西北,我想象的和未曾想象的

S c r o l l D o w n

> 大西北L170722C团队大电影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 Belem 制作

去西北一月有余,是时候留下只言片语了。

大西北,厚重而又苍凉的名字。

北疆布尔津午夜卖水果的两位老奶奶,是徐州和山东来的知青。问是否还回老家,想,但不能回,因为回去也已人不识。从乌鲁木齐出发到达布尔津688公里,远过徐州到上海,天知道当年她们从苏鲁入北疆经历了什么…

Map

选择去甘北和海北海西时,曾考虑西藏,或许是因为吃的缘故,再次开启了西北之旅。去过的地方不多,但西部拼图总算补偿了些许。

处处是惊喜。

“大家准备入住时提前给我发短信,我会争取在大厅迎接每一位小伙伴入住。”
— 稻草人旅行领队球子

撒花被迎接的感觉,被一个逗比高颜值的博士小伙迎接了。

清真寺已如此遍及城市和乡村,每一个街区,每一个村,没有的,也正在建。

天境祁连,牧场,八戒和牛魔王,那眼底望穿的县城。

阿柔大寺,慈眉善目的丹巴师傅和打篮球的小喇嘛,还有欠我们一顿烤全羊的骗子要要。

扁都口,油菜花到处有,遍布西北山野却大不同,尤其在隋炀帝的姐姐被冻死之地。

大盘鸡

河西四郡,张掖的位置相对较好。牛肉小饭,名字起得比“王者荣耀”好太多。

河西北二郡,不同于西北之外的乡村,如果不能生存,则断没有村庄的存在,就像悬泉置一般。也许,这是嘉峪关全国城市化率遥遥领先的原因之一。

嘉峪关,来自乌鲁木齐的大妈。我说去过乌鲁木齐,大妈握着我的手,兴高采烈地招呼,我们乌鲁木齐现在发展可好啦,都要超过北京啦!关前那座苍老孤独的凉亭,曾经迎接过多少牵着骆驼的胡商,多少远征士兵的还乡。

一直觉得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是瓜州。作为扬州人,总会联想到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瓜洲,瓜洲满是水,尽是绿,而瓜州,满是戈壁,尽是黄沙。这里的人,生于斯,长于斯,但我不断地问自己,他们会死于斯么?也许,作为哈密的邻居,靖远羊肉和大甜瓜会是他们在家乡相守最大的依靠。

莫高窟终究是神级的存在。游览云冈石窟时还年轻,没有留下片许的印记,而敦煌莫高窟,震撼、惋惜、时间、信仰、艺术、历史… 只有顿号省略号。

鸣沙山

鸣沙山,月牙泉,炽热相随,艰难登攀:口渴尤甚,西瓜相伴。晚霞犹在,宁静安详;夕阳西下,沙尘猖狂。还有那位心善的出租车师傅,左边吐槽青海司机开车嚣张,右边笑话我们住的福利院是在郊野农庄,全然不顾他80%的话我听不懂的心慌。

竟然有”行政区”这样一个不特别的行政管理区划的存在。类似于县级行政区的大柴旦行政区,由行政委员会与之对应,青海类似的县级行政委员会有6个。也许大柴旦位于交通要道,繁荣依旧。

而冷湖行政区,位于敦煌德令哈G3011国道西侧100公里的偏僻之处,资源枯竭,人口减至不足1万,沙埋下的断壁残垣,一片荒凉… 有些人生于斯,很多人长于斯,而更多人,则整体搬迁,不在此终老。无人区,九层妖塔,是否在此拍摄?

从大柴旦浙江学校,到茶卡盐湖给浙江小伙伴们免费,可推断海西州对口援建地是浙江。而在新疆,我大江苏对口援建的则是伊犁州,扬州对口援建新源县,看来去伊犁河谷可以省个门票钱,不知只按身份证号算是否可以。

瓜州

德令哈,静谧的小城,河水也静静地流淌。如果不像海子般文艺了,去品尝舌尖上的面片,独一份的老严烤羊肉吧,大口吃,像李逵,像张飞。

茶卡盐湖的日照非常过分,哪不挡哪就和其他地方泾渭分明。天空之镜,不需要 PS 的地方,拍一张,美过百倍柔光。

青海湖,那座孤独的湖心岛,和岛上寥寥的人。没想到湖边会有沙漠。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越过沙丘,却又有大湖,小花和绿洲。

这是我想象中的,却又不是想象中的大西北。大西北,去过了,还会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