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Software ASA, 引以为傲的荣光

S c r o l l D o w n

夜深的时候,我觉得是时候追忆那过去美好的 6 年了。

2007 年 7 月,前公司 3 年合同到期。自己在网上搜索信息,翻了十几页都未曾有兴趣,直到某页面出现 Opera 的字眼,眼神闪烁起来,这不是上大学时成天用来下载东西的那个浏览器公司吗,中国有 office 了?立刻发了一封 e-mail 给 HR,正文以 It’s amazing 开头…

HR Xiaolin 很快联系到我,告知到东三环财富中心面试。办公室里一位年轻人穿着 Opera 的 T 恤衫,是 CEO Song Lin,呀,这么年轻的 CEO!SL 热情地描述了公司的潜力和方向,然后进行笔试,全部是 Web 相关, 很怪的题目,ACID 2 什么的。SL 和我逐条对题目进行问答,其实答得不好,但还是得到了和 Norway Oslo HQ 部门老大 Christian Uribe 的电话面试机会,最终也非常幸运地通过了 Christian 的面试。

2007年 8 月,我成了挪威欧普拉软件公司(Opera Software ASA)北京代表处的员工。

> ASA (allmenn aksjeselskap) means that it is a joint-stock company that is so big that the owners don’t carry the hole loss if the company is going bankrupt.

总部的 HR 是这么介绍我的:

入职第一周,瑞典大高个中文说得相当好的 Philip Jägenstedt 也恰好到中国 office。每次吃饭都用我的饭卡,心想,哥,这是自己掏钱的,不是公司发的饭卡啊,好在也就蹭了一个星期,忍了。Philip 在 W3C 邮件列表里经常回复 HTML5 Video/Audio 相关的问题,他之前在 Core Team 是做这个 feature 的。前些天 Philip 从越南回中国 office 看望了,带着自己的很可爱的小宝宝。

我的第一个项目是从 ZTE 的第一款 TD 手机 U980 开始的,Degang 做联通 D800,在 Linux 设备上跑 Opera 8.x,接着是 Lenovo (Linux) ,Herbert,小斌做这俩;Zhanbox、Benyang 和 Jessee 做三星项目。后来 Y 大拿风尘仆仆从上海快马赶到北京,开做 Meizu M8 + 酷派 (WinCE),Qingcheng 也从魔都杀回来了,Yuanlin,Shuren,立总,涛哥陆续来到,数年后是 ZhengT/Yifan 的 MTK。

Pingan, Yangshi, Xiaolin, Haibo

2008年8月,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Thruth 说弄个和奥运相关的东西吧,于是我美工前端 Server 端 N 合一,做了个奥运奖牌榜的 Opera Widget, 后来又顺势做了残奥榜到 Opera Widget 官网,奥运期间下载量确实还不错。

奥运奖牌榜

2008 年 12 月,Opera Desktop 中国版 (IBIS) 发布。在此之前有幸和小斌一起去 Oslo 和 Opera HQ 沟通 IBIS 相关的 feature,期间还去现欧朋 CTO 大罗家蹭了饭(一碗面条~ :)),打了 StarCraft I,以我这只在家自顾自从来不探路不打击对方只等着一小时后憋大舰的水平,和小斌一起没干过大罗。

operachina.com

IBIS 发布前, OperaChina.com 需要顺势改版,任务压在了 CS 头上,时间紧任务重,包括官网首页、下载、关于以及论坛都要做,我依稀记得当时 CS 接到任务时愁云密布,于是我说我来帮 CS 吧。经过连续几个夜晚加班,从页面、Banner、论坛主题等 PS 设计,到页面编码,我 UI + 前端,CS 后台+数据库,最后按时上线,长舒了一口气。现在看起来这页面设计风格确实太土了,不过现在互联网的设计趋势年年向前迈出一大步,2008年 iPhone 也才刚上市一年。

Opera 15 周年 src=

2009 年4月28日,Opera 成立 15 周年。由我设计了 15 周年的大 Banner,思路是将 Opera 浏览器的各项前瞻和领导性的功能融入到 Banner 中,设计得很二,但我真不是做设计师的啊,莫要吐槽~

为了 Opera Desktop 中国版 IBIS 更适应中国的用户环境,我们针对中国的各大网站进行了全面广泛的网页兼容性问题修复。事实证明中国的前端工程师在很多时候,至少是在 09 年前后,是并不十分在意 Web Standard 的,以至于以 Web 标准为准则的 Opera 内核在显示国内众多网站时无法正常显示。 09 年6 月前后的 QQ 空间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Opera Javascript 大牛 Hallvord 明确地指出:

> Wow. Seriously. Can we find the person who made this up and convince him to donate his brain to research after his death or something?

翻译成完整的中文就是:哇,哥,能帮忙把腾讯写 QQ 空间的这小子的脑袋瓜子贡献出来做做科学研究不,不用等到他死吧?简而言之就是:这哥们脑残吧?

2009 年 10 月,Opera 开 Engineering Seminar, 全球的工程师聚集在瑞典哈姆斯塔德。于是 Team 里几个人(Degang, NianJ, Minz)捣鼓了小组视频,现在看起来,怎么这么二,不忍直视啊。Degang 喜欢养小动物,在 Opera 尤其是富尔大厦的时候是局长,饭局局长,只要公司全员出动均由局长领衔,哈哈。

2009 年 11 月,有了去台北的商务出差机会,公司赴台通行证已经办好,就等着去台湾见客户,沟通相关工作了。 结果飞将数奇,接到韩国 Office 的求救,要求中国支持 Samsung China 的项目,这救火的事很悲催地落到了我头上,台湾没去成。

台湾

先去三星中国,协助 Opera HQ (Norway team) 理清 Windows Mobile TD 旗舰 Samsung I8180C 设备的具体运营商需求,所以出现了 Samsung China, Samsung Korea, Opera Norway, Opera Korea, Opera China 五方会谈的情况,比中美韩朝四方会谈还要隆重,但是 Samsung China 基本没有发言权,Samsung Korea 说啥就是啥,但说啥就是啥吧,却又不懂中文,不理解中国移动的意思,嘿。

Opera 韩国 Office 也派了同事和我一起去 Samsung China, 出租车上,韩国同事尤为紧张,说自己十分不愿意去三星中国。也许吧,后面的一个月,包括周末,每天到夜里 12 点甚至 2 点回去。后来我习惯了,某个周六准备继续工作,结果三星 HQ 的韩国人说,Mr. Zhang,今天下午不需要工作了,我故作惊讶,为什么,我得工作!韩国人说,我们几个准备去活动活动,你娘,你们想出去玩了我就可以走了,你们想让我到 2 点就 2 点?暂时没招,on behalf of Opera。后来也算和 Samsung HQ 的韩国人熟了,晚上 8 点多一起出去吃饭,各点了一套餐,坐在了一快吃完的 Samsung 中国职员的旁边,饭毕,韩国人丝毫没有动静,Samsung 中国职员看此情形,直接说,服务员,买单,把韩国人的帐也给付了,这时韩国人才撇撇嘴,开始挪动身子。我去,我服了韩国人了。

在这期间有时候还是很有成就感的,Samsung Korea/China 经常提交一些 bug, 然后限定你今天必须解决。但经常报的问题被我否决,他们经常说 IE 如何,但 Opera 不行,但我一拿证据,搬出 Web 标准,拿出 OMA 规范,他们就蔫了。不过无论是 Samsung China 还是 Samsung Korea, 他们 RD 再牛,只要 QA 不接受,RD 就杯具。所以很多时候他们也希望我们帮他们出证据,好说服他们的 QA 部门。在这样的架构下,Samsung 的质量是有保证的。

说到这里,Samsung 及 MTK 的 QA 部门值得敬重,SpreadTrum, Meizu, Coolpad 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题外话,话说韩国 Office 同事害怕去三星中国,却不止一次向我表达了想来中国的愿望,其中一个原因是,可以随心吃肉~ 作家崔成浩,速速拯救他们吧!

后来,就是 MediaTek 的项目了,除了三星中国的 onsite 之外,史上最忙。也许做完 MTK 项目之后,真的就不知道什么项目算是忙了。很多时候,开发每天要 fix 50+ 的 bug,而我则需要一个人在 Opera 和 MTK 的两套系统里负责验证并结束他们的生命周期或者重新打开、确认并记录状态,当然,自己找问题除外。有天晚上 21:00 左右,北京暴雨,刚坐公交车两站,衣服已然已经淋湿,Benyang 电话至,来了句,这么早就走啦? 哎哟,愧疚之心立怀,速度回公司工作。

初次出差是和 JiaH 何总到广东电信研究院,协助改正运营商全功能浏览器的测试规范以及指导测试用例的编写。现在我的邮箱还经常收到一些新设备的关于 mailto: 的测试用例结果。何总离职后和我有过两三次交流。

设计图

和 Jiabinf 一起工作,其实是到 Mini 相关项目了。Jiabin 是个完美主义者,对于任何细节都不会放过,这也就造成了我在做 mockup 的时候一遍又一遍的改稿,哎呀,怎么和园姐一样了?呵呵。上面就是给 空中网 和 CMCC 做的 demo,当然最终方案是用的移动自己的。

2012 年 11 月,开始负责欧朋 Lite 4.5 相关 feature, 2013 年 1 月欧朋 Lite 4.6 发布,一直以来,我认为在 JAVA/Blackberry 键盘机上最贴近用户体验的浏览器就是欧朋 Lite 相关版本了。感谢涛哥娇哥 Pingan 园姐所做的辛勤工作!

2013 年 3 月我正式做了产品相关工作,开始了 7.7+ 对南京 team 的折磨。我内心很感谢徐总翔哥飞哥及Changjiang,Chaozhu 对我们 team 的支持,没有他们这些版本真发不出去,期间来来回回,需求不好,弯路不少,谢谢你们。

南京刘涛是神人,八面玲珑,哈哈哈哈。还有人学太极,心静意定,刚柔相济。:)

南京 JiaZhang 和我一样,是黑莓粉丝,现在买了台 Blackberry Z10。第一次见 JiaZhang 不是在公司,而是在北京某次黑莓开发小型聚会上,大家互相自我介绍自己的时候突然发现,晕,一个公司的。后来有抽奖,主持人问一个开发问题,连续三个开发者都没答得让主持人满意,我已经有了答案,但鉴于我也不是开发啊,于是一再指着答案怂恿 JiaZhang 去回答,嘿,他答得符合主持人预期,白拿一台 Playbook!

说到南京,去过南京 office 一次,面试完 ChenT 等候选人之后,时间安排特别紧张,中午间隙吃快餐,顺便查看邮件,Xianqing 那又说网络出问题了,那个郁闷啊,满脑子就想着 Xianqing 网络故障这事,上厕所埋头看完门的标志扫了一眼直接进去了,完后出来洗手,忽然里面冒出个女生,我一愣,你进错地方了吧?这时 JiaZhu 进来了,我晕,俩女的都进来了,肯定是我走错了吧。哎呀,对不起,走错了,一溜烟跑了,JiaZhu 在后面跟那女的解释,他出差过来的,第一次来这里,没看清。。。

立总,饭友,他是巨蟹座的,和我这星座很合得来,我有什么郁闷的事情经常和他说,很多时候也嫌我烦,懒得理我。Shuren,韩国老婆,生了俩娃,Shuren 最让我喜欢和他一起吃饭散步的原因是他那好脾气,从未见过 Shuren 发火,语气永远是那样的温和,我一直觉得是他的家庭塑造了他这样的好性格。:)

Hua 哥是北京国安球迷,他们永远争第一,我这江苏舜天的就只能在赢的时候跟他炫耀一番。我还不敢说他是绿xx,1000多万人揍我我肯定跑不出北京城了。

Oupeng Lite 4.6

公司有很多的同事,虽然平时不在一起吃饭,也不聚在一起,但确是我一直内心敬重的。Y 大拿,技术水平高,别人 N 长时间完成,大拿说哎呀这个平台没做过啊,结果两天搞定;涛哥,严谨负责,很多时候 QA 觉得没问题了,但却过不了涛哥这一关,涛哥的 feature 一般是自己过过才交给 QA 的;Pingan,产品制定的相关 feature, 他会主动更正和积极给出改进建议;Surgelin,熟练应对各种技术难题,善于思考合理的工作方式,其实 Surgelin 的脾气也是很好的,特有亲和感,但有次被韩国人逼疯了,终于看到他怒了;Qingcheng,网络方面是强项,看问题很尖;娇哥,万绿丛中一点红,不让须眉; HerbertZ 跟我生日仅差一天,中国邮件系统鼻祖;很多人包括瑞典人碰到 Jessee 总要和他斟酌一番中文发音的问题,无恶意,只为欢乐;每次看到 Yifan 我都会叫他一声 Yifan,然后 Yifan 会“哎”地应一声,再无他话,我就是觉得 Yifan 一定是个智商特别高的人。此外还有 ZhengT,Ning, WeiH… 无法一一道来,但 Opera 的员工,终究是有两把刷子的。

和 Xianqing 一起出差的机会不多,但每次他都会抱怨,跟你出差吃不到好东西,只能是麦当劳 KFC。终于有次在深圳没吃快餐,吃的是老北京饭店,又被郁闷到了。我请 Xianqing 吃饭,Xianqing 说,你这铁公鸡也会请我?不凑巧,Xianqing 这天驾照考试 3 没过,心情特不好。 我这人这辈子基本不喝酒,竟然和 Xianqing 一起牛栏山二锅头了,我最多 1 两。

微博上 哀伤哥 永远在淡淡地哀伤着,兔姐 和 吃货 这些人是一伙的,XiaoweiZ 不是,他换头像了。Surge team 的 YRY 长得特像我大学同学,呵呵。

Yongc 一直是个拿着 Kindle 的文艺青年;喜欢和 Honglei 扯淡时政的事情,墙外面的网址我都是从他那得到的;LianS 坐在我对面,有时候会和我聊些公司以外的事情,我也确实长了不少见识;QianW 说在公司聊得来的人不多,我算是一个,我受宠若惊,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会对一些问题发表各自的看法。Lirong 只要是 Skype 或者 e-mail 我,肯定只有一件事,那就是 Device 那边又有网站兼容性问题需要解决和咨询了;而 Rock 找我肯定是王小贱 (Sebastian Wojciechowski) 休假,又跟我要人了,于是 Yinhong 杯具了。

Hello Belem

Xiaolin 送我去医院的场景历历在目,SL Xiaolin 兴总小斌过来看望我病情恢复的场景犹在眼前。

兴总吃饭重口味,在青岛吃饭的时候和立总一起点海肠这种看到都想吐的东西,把我郁闷的。Chubo, Jingzhao, Sa 给了我相当多的人力相关的建议和帮助,谢谢你们!话说你们仨的中文名都和我想象的出入太多,什么情况?

如果你回到北京,你还愿意回到 Opera 欧朋工作么?“是”,我没有迟疑。

逝水流年,那年我充满期待地来,如今我满腹哀伤地走。我那渺小的内心,无法触动,唯有祝愿 Opera,祝愿欧朋,光荣永在,梦想早成!

祝愿我可亲的同事们年华似锦,岁岁安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